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推理 > 渡魂香铺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鸿兴酒店【修改版】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www.dshuge.com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斗书阁”,谢谢大家捧场!


    鸿兴酒店,是全城规模最大的酒店,发展到现在以消费程度分为东西两区,东区还在市中,西区建在郊区,夷山而建,闹中取静。

    封云谣停下共享单车,单脚落在地上,半眯着眼打量这座宏伟瑰丽的建筑,由地面延展着丝丝缕缕的黑气,高有三寸左右,上面很干净,像是在那个地方被阻隔了一样。

    封云谣眉峰微隆,用怀疑的语气低声道:“这不会是鸿门宴吧。”

    “嗯?”闻渡从一众豪车上,收回目光。

    他和封云谣一道来,图的就是不打草惊蛇,不过在这一众高定礼服和名贵豪车之间,他俩似乎过于扎眼。他刚想发问,就听封云谣又说道:

    “夷山而建,夷的不会是坟山吧?”

    闻渡闻言,往大门口看了一圈,然后指着门角不太显眼的莲花座,说道:“节省成本,不过用在酒店这种地方,我还是头一次见。”

    在进门时,封云谣特意看了一眼莲花座,花瓣纹路刻得华丽繁复,她有天眼通,能看到常人所不能见的东西——每一片花瓣上都有一个鬼头娃娃。

    她放慢脚步仔细端详,每一片花瓣的鬼头娃娃居然冲她笑了,封云谣一惊,不可思议地回头看向一脸茫然的闻渡。

    沟通壁障。

    封云谣兀自往门的另一边走去,对称设计,一样的莲花座,一样的会笑的鬼头娃娃。

    周围的人对此视若无睹,反而用异样的把封云谣看着。

    “多没见过世面才会盯着人酒店大门看啊。”一个尖酸促狭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一个身穿香奈儿新季礼裙女人大大咧咧的指着封云谣对左右的人说道。

    “呀,这不是封大小姐吗”香奈儿捂住嘴,转变得有些浮夸:“瞧我这眼睛,真是不好意思,我没想到你落魄成这个样子,一时间没有瞧出来!”

    这个冷嘲热讽,演技拙劣的声音,让封云谣脑海里浮现出红楼梦里的拈酸婆子,有些滑稽。

    封云谣充耳不闻,惊讶的余韵过后,自顾自的拉着闻渡进去,仿佛她也不认识这个人,更不知道这话是对谁说的。

    因为穿着的格格不入,工作人员都没将两人当作婚宴来宾,就没人引路。

    封云谣带着闻渡走到一个奢华宽敞的走廊上,突然一个尖锐的叫声响彻走廊:“啊——鬼啊!”封云谣还没反应过来,从一侧洗手间就冲出来一个人影和她撞了个满怀。

    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儿,五官明艳,一身高定。

    女孩感受到人体的温度,发现救命稻草般将封云谣死死抱住,惊魂未定地说道:“这洗手间有鬼!镜子,镜子里,我在对我笑!”

    温香软玉在怀,封云谣有些错愕,回过神来后,先按住女孩儿的肩推开些距离,然后看了一眼洗手间,说道:“没鬼追出来,发生了什么事,你慢慢说。”

    这异于常人的反应,让女孩有些发懵,恐惧感倒是少了许多,两手攥住封云谣的手臂,然后胆怯地缓缓侧过头,洗手间那方看了看,确定看不见其他东西后,才回过头语无伦次地说道:

    “洗手间的镜子有鬼,镜面里的我在对我笑。”女孩儿表情又纠结又委屈:“也许这鬼不是酒店的,是跟着我过来的,分明缠着哥哥的鬼已经走了,为什么还有鬼跟着我?”

    “你哥不会叫李云陵吧?”

    “你怎么知道?你认识我哥哥?”女孩有些惊讶。

    封云谣拉下女孩的手,将她朝背景板闻渡推过去:“你看着她,我进去看看。”

    话音一落,闻渡和女孩儿几乎同时把封云谣拽住,女孩儿有些焦灼:“你别去,真的有鬼,我没骗你!”

    闻渡回忆了一下木森旅馆和香铺小偷,没有说出话来,并默默地松开了手。

    “我信你,我就是去看看。”封云谣说完,再度把女孩的手扒开,头也不回地走进洗手间。

    女孩看着她的背影,咽了咽口水,对闻渡道:“她平时是不是喜欢玩极限挑战游戏?”

    闻渡想了想,认真的点了点头:“嗯。”

    封云谣进去后,径直走向镜子,她没有做什么古怪行为,而是很平常的低头洗手,在她低头时,镜面里的她仍是挺着腰背,脖颈,像是笔直地站着,只是目光下挪,饶有兴味的盯着封云谣洗手。

    这一幕在旁人看来,诡异到了极点。

    封云谣抬头擦手时,直勾勾地盯着镜面,像是被什么好玩的东西吸引,她修了天眼通能看到镜中鬼本来的样子,瞳仁大片淡红色,中间一点浓黑。

    嘴角微微扬起,带着水珠的手指虔诚点上了镜面。

    镜中的鬼也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先前也有人把她当作娱乐科技。

    鬼驾轻就熟地照着她抬手的动作,和封云谣指尖相对,下一秒,镜中的手伸出镜面朝封云谣抓来。

    没有镜中鬼想象中的惊慌失措,封云谣反扣住鬼的手腕,顺势运起摄魂瞳术,镜中鬼反倒像鬼迷一般,发怔愣住。

    在它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被这个人拽出了镜面,丑陋的鬼脸有些茫然,紧接着它就看到这个女人的背包开始滴血,越涌越多,血泊中聚出一个人形。

    镜中鬼不等血泊聚形结束,惊慌失措地一头扎入墙中逃走了。

    封云谣看着罗嫣漆黑的眼珠子,啧啧两声,心头暗叹:论排场的重要性。

    然后问道:“你们鬼白天也能出来?”

    “青眼之上可以,只是伤损比较大。”罗嫣环顾四周,话锋一转说道:“但是这个地方,阴气很浓……”

    接下来的话,就不言而喻了。

    “恒生。”封云谣指尖在敲点着,发现了一些特别的联系:鸿兴背靠恒生集团,而花钱将鬼街改为美食街的是恒生集团,就连赵如兰的丈夫也是恒生集团的股东,

    “你先进来吧。”罗嫣化作一缕轻烟钻回背包里的青瓷杯,封云谣擦了擦手走出洗手间。

    看着封云谣安然无恙的出来,女孩儿眨了眨眼,好奇地问道:“你看到鬼了吗?”

    封云谣点了点头。

    看着封云谣处变不惊的模样,倒让女孩觉得自己有点大惊小怪了,不过看到鬼后是这个反应,真的正常吗?

    “你是来参加贺云峰和……”封云谣还不知道给她钱的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于是从包侧抽出请柬,打开继续道:“罗绮的婚礼么?”

    女孩看着请柬点了点头,热情地说道:“我们一起进去吧。”

    封云谣正有此意。

    在离开时,女孩不由自主地瞥了洗手间一眼,然后心有余悸地牵着封云谣的衣角跟在后面。

    感觉最近的文风过于琐碎了,估计是寝室过于欢快,导致出不来那种用脑子的节奏。

    昨晚写的第十六章,看了感觉太碎了,不适合做新剧情开头所以就改了改。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www.dshuge.com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斗书阁”,谢谢大家捧场!!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