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星陨者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www.dshuge.com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斗书阁”,谢谢大家捧场!


    三十七号在安全屋囤了不少衣服。虽然颜色灰不溜秋的,质地倒是结实,放了几十年了,仍然弹性十足。他大约也不知道下一次附身的对象是什么样的,所以各种尺寸放了好几件。

    我挑了件大小合适的裤子先穿上,开了包营养剂叼在嘴里,然后去找医药箱清理包扎自己的伤口。

    想当年我在地球上的时候,娇生惯养,破一点皮都是天大的事。如今,肚子上开了这么大个洞,居然能自己动手缝缝补补。

    我忍不住咒骂,“生逢乱世,人不如狗。”

    鸽子蛋里一片沉默。他们都挺有眼色的,我疼得口吐莲花,必然心情不好,这会儿谁也不敢出来触我霉头。

    “别装死。”我没好气地道,“有什么有用的信息,赶紧一次性给我吐出来。谁要是坏了事,我消失之前,先让他感受一下生不如死。”

    在这个星球上混过的那几个家伙瞬间“推送”了许多记忆给我。我半眯着眼睛,眼球飞快地转动着。半晌之后,终于从一堆有的没的乱七八糟的记忆里翻出些有用的,我向他们确定,“所以说这个星球上的人都还不知道邻居快要拉着他们一起完蛋的事?”

    “对。”五号十分肯定,“这是很久之前投送犯人的时候,我们从飞船上听到的。那些士兵把人丢下来就走,根本不跟这个星球上的人打交道。这个星球的资源本来就十分匮乏,做点武器和小型器械,还勉强。但是想打造一艘宇宙飞行器,根本不可能。而且,因为这是流放地,一旦出现大型的武器,那些军队还会定期过来搜查销毁,防止这些人中极品发展出自己的武-装力量。”

    我看看这个安全屋,有些头疼。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光凭着这几个安全屋,我在这个星球上混到大家完蛋的前一刻那是绝对没问题的。可是离不开这里,迟早都得彻底完蛋。我挠了挠一头乱发,眉头紧皱。

    五号的想法跟我一样,“光凭我们手里有的资源肯定不行。现在只能去联系这个星球上的大恶棍。他们手里资源最多,肯定有跟外面联系的渠道。跟他们合作是唯一可能的道路。”

    所以光跟外面的那些蜈蚣兽做“朋友”还不够,还得跟穷凶恶极到被流放的人一起愉快的玩耍。我反问道,“那我们手里有什么资本,能让他们离开这个星球的时候,是捎带上我,而不是反手给我一枪。”

    五号很光棍,“我们要是想得出来,就不打扰您休息了。”

    这个死丫头,真是欠收拾!我咔嚓一声把营养剂的瓶口都咬到变形了。而且这一个个的,就知道在太平盛世风花雪月,遇到点事就装死,都什么毛病。等我这辈子最后的时刻,一定要把鸽子蛋放到生存最艰难的地方,不是虐死人的环境,我绝对不让他们出来。

    我默默地在小本本上给他们记上一笔。然后吩咐他们,“盯着外面的情况。”

    三十七号很积极,闻言立刻汇报,“另外一只小蜈蚣已经跑了,外面暂时安全。”

    我随手抓了件上衣套在身上,晃荡的衣服像是套在了一个纤细的木桩上。我捏着拳头抬起了手臂,仔细看了看。这具身躯还是不错的,多年行走在生死线上,她的体质和身手相当不错,要不然方才那些只存在记忆里的招式,根本使不出来。

    但话说回来,这么厉害的野兽型小姑娘都game over了,我到底行不行?唉,不行也得行,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我去三十七号的武器柜翻了翻,除了两把能源枪,其余全是冷兵器。我咬咬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但是三十秒之后,发现自己的努力真是p用没有,我不由暴怒,“你们要是再吐不出些有用的东西,我现在就回去不玩了。”

    一直沉默的十九号终于舍得开口了,“我在这个星球上,曾经发现过一个奇特的地方。”

    三十七号一开口就歪楼,“我们怎么不知道?”

    十九号沉默了一会儿,“当时鸽子蛋被人抢走了,我没有办法抢回来。所以那段时间,我的经历你们都看不到。”

    我眯了眯眼,这个解释说得通,但是我不信。疑点就是,十九号方才“推送”给我的记忆里,没有这一段。他为什么要隐瞒这一段的经历?

    我没有戳穿他,安静地等着他的下文。

    “当时我掉入了蜈蚣兽的巢穴,然后发现在巢穴的深处,有一种力量,能够大幅度增强精神力。我怀疑若是身体能够承担,这个力量甚至能够改变精神力的状态。”

    “你没试试?”五号开口询问。

    “试了。”十九号叹了口气,“然后我就回来了。”

    死亡对于鸽子蛋是件司空见惯的事情,没人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

    “是身体不能承受?”五号一个问题连着一个问题。

    十九号点点头,“我尝试将精神力实体化,结果直接爆头。”

    我啧啧了两声。将精神力实体化,他想干嘛?恐怕是想脱离鸽子蛋吧。我笑了一声,“下次不用藏着掖着的,你们能走就走,我可从来没有强留你们的意思。”

    但凡开始,必有结束;终点也是另一个起点。我在地球上读了那么多书,这点远见还是有的。

    十九号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我以后会跟您说一声的。”

    还敢提以后?!我远见是有了,但是涵养还没到那一步!我阴恻恻地在小本本上又记了一笔,提醒自己现在不是算账的时候。

    如果真的在那里能够大幅度提高精神力甚至实体化,我就有了跟这些地头蛇们坐下来谈判的实力。在这个星球上,除了实力其他都是扯淡。届时只要有人能有办法离开,我就一定能离开。

    我笑了笑回归正题,“那个地方在哪里?有多远?我步行能不能到?”

    十九号算了一下,“大约有一千多公里。步行比较困难。”

    三十七立刻提醒我,“我这里有小型的悬浮板,那是我当时能搞到的最好的材料了。您别嫌弃。建议您晚上再出发,虽然温度低了些,人和野兽都不太出来,总比白天安全。”

    我点点头,找出了三十七的悬浮板。这悬浮板真的就是块板,比冲浪板略宽些,有个可拆卸的挡风罩。可能当时还用以运输修建安全屋的材料,上面还留有不少痕迹。我没嫌弃,有这个总比我步行强多了。我强打起精神,收拾了一个包裹,除了武器、药品、营养液和一点钱币,我尽量精简。

    一番忙碌后,伤口生疼。我看看外面天色仍然大亮,索性倒头大睡。等再次醒来的时候,五号提醒我,外面天色已经暗了,我可以上路了。

    就不能说点好听的!上路了,上哪条路?这丫头八成是故意的。

    我打开安全屋的门,冷风夹着呛人的味道立刻扑面而至。我看了看岩石的表层,都已经凝结出了冰花。还好三十七号准备的衣服十分抗寒,我带上简易面罩,终于能顺畅地呼吸了。坐上悬浮板之前,我将蜈蚣兽的两截尸体也拽到了悬浮板上。我可不希望因为这些蛛丝马迹被人察觉安全屋的所在。

    于是悬浮板驮着我和两截蜈蚣兽出发了。

    路线十九号和三十七号已经规划好了,我跟着他们指示的方向前进就好。而且鸽子蛋的观察范围大约是五百米,虽然覆盖范围有限,精度却是什么高精雷达都比不上的。有他们放哨,我放心的很。

    离安全屋相当一段距离之后,我想找个地方将蜈蚣兽给丢了下去。

    这家伙的味道并不好闻,那么大的身体,怎么看都很碍眼。我想过要不要拿它坚硬的外壳做个防护甲什么的,但一想到深更半夜,我在半空中干着分离骨肉的活,实在是有点太重口味。恐怖故事都不带这么写的,想一想画面连自己都受不了,还是放弃了。再有,这玩意儿遍地都是,想要新鲜的,什么时候都有货。

    就在我准备动手的时候,三十七号咦了一声,“前面有人!”

    我手中动作一顿,往前方眺望,可惜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人,死的活的?”

    “有死的,有活的。”三十七号评估了一下他们的状态,“挺惨的。”他把他“看”到的画面与我共享。

    一片沙漠上,立着十几个杆子,每个杆子上都吊着一个人,遍体鳞伤不说,每个人都垂着脑袋,要不是三十七号说还有活着的,我还以为都是尸体。

    “有人看着吗?”我问。

    五号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语气有点不好,“在这种地方看守,下场就是送死。一般他们只会放个监视设备就完事了。喏,就在那个地方。”

    我其实不想惹麻烦,这些人就是救下来,我也没法照顾他们,结局都是一样的。但是我怎么也是在地球上被五讲四美熏陶了几十年的,见死不救怎么都说不过去。

    于是悬浮板稍微调转了方向。我摸到了监视器的后方,将蜈蚣兽丢了下去,将它盖了个严严实实。然后一骨头敲了下去。

    对,那根断骨我还带着呢。虽然是根骨头,可是经过了风沙的打磨,吸收了日月精华(空气中的糟粕),用着很有手感。

    也不知道是骨头的威力,还是我的手劲大。监视器被我砸成了碎末,就算回头被人拼起来,估计看到的最后一个镜头,也是蜈蚣兽的那张脸。

    我拔出了弯刀,砍断了吊人的绳子。他们结结实实地掉了下去。出声和不出声的,生死立辨。

    有人向我致谢,有人问我是谁。

    此刻的我,带着面罩,裹着斗篷,除非立体光学扫描,谁都看不清我长什么样子。我站在悬浮板上沉默了一会,本想直接离开的,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还是开口了,“我是星陨者。”

    下面有人对中文一知半解,小心地问我,“Lucky?”

    “不。”我在面罩下的脸浮出了一个自嘲的笑容,“Death star。”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www.dshuge.com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斗书阁”,谢谢大家捧场!!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