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小*******富

章节目录 心心悸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www.dshuge.com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斗书阁”,谢谢大家捧场!


    林洛的离开对江鱼而言根本无关痛痒,她的日子一如往常那样,平淡而充实。

    可朔百闻的生活却再回不到先前那般恬淡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邪。每逢入夜,他总是会一遍又一遍地回想起白天发生的那些事情,这其中有大的,有小的,这些事情不尽相同,却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它们皆与“江鱼”有关。

    起先,朔百闻将这名妙龄少女视作自己的救命恩人,对她百般照顾。

    可很快,他发现她压根不需要自己的照顾,像是根风吹雨打也百折不弯的韧苗,这本该是件好事,可说不上为什么,这让他的心底第一次诞生出了“失落”这一种情感。

    渐渐地,他开始与她打闹,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最快地吸引到她的注意力。

    常常是江鱼骑在水牛背上悠哉悠哉地犁田,他就站在旁边的田埂上朝她们泼水,江鱼回到房内在后厨准备烧柴做饭,他被唤来帮忙洗菜,可却挑起砧板,使着刀背,用生疏的技法将蒜拍成奇形怪状的几段。

    江鱼总是嫌他烦,可也从来不曾抱怨过他什么。而朔百闻贵为一介将军,空有一身武功没处使,就靠着锻炼出来的力气做着那些“杀鸡焉用牛刀”的小事,可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

    窗外的簌簌声再一次吵得他睡不着觉,朔百闻躺在木床上翻了个身:是了,今夜的风相较以往吹得还更轻了。

    自己分明只是心浮气躁,才会这样,听什么都觉得烦闷。

    先是街坊邻居里谣传的那些风言风语,再后来是闯进家中声称结过娃娃亲的未婚夫,无论哪件,都令他心悸不已。

    朔百闻不清楚自己对待江鱼是何种感情,只是冥冥之中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正在悄然发生变化。

    那颗名为“嫉妒”的种子在心土中埋下,它打了个转,缓慢抽出根条,奋力扎向最阴暗的角落,根植在最深的地方。

    ***

    “大姐,杨妈妈她说的店铺就是此处吧?”

    林洛搀着自己的亲姐姐,像个长不大的孩童一样跟在林梅梅的身后。

    二人来到西市坊的中心街口,这里是西市坊最繁华的地段。平直的街道刚巧在这里弯折,两条大道呈“八”字向四周蔓延,顺着街道向尽头看去,不远处便是官府卫兵看守的城大门,熙熙攘攘的远客与商人很快便可以顺着街道走入市坊中。

    “看着的确不错,难怪杨妈妈会如此难过。”

    这件店铺大门虚掩着,林梅梅顺着门缝往里一看,还未看清装潢,入眼便是满目的红色,极尽贵气。

    正中央就是一张八仙桌和几张师太椅,不知道用的什么木料,居然隐隐透红,看着就是上等货色。

    她的眼睛在有限的视野范围内随意左右一扫,竟没看到一件便宜货色。

    “嘶——这江家丫头还倒真飞上枝头做凤凰了不成?”

    这与江鱼的家截然不同,林洛这下是不愿信也得信了。他一看江鱼突然变得这么有钱,肠子都快悔青了。

    “早知如此……我就再多和她纠缠一会儿了,将她说动,指不定这些东西就都是我的了……”

    “你在想什么?居然还指望与她和好如初?”

    林梅梅将林洛的耳朵拧成麻花,提起来往里一吼:“你忘了那个丫头现在是怎么羞辱我们的吗?”

    “可是……”林洛突然间犯了怂,“江鱼一夜暴富,身后指不定会有靠山,若是招惹上一位我们惹不起的神仙,那可就麻烦了。”

    妒火已经将林梅梅的理智燃成一堆灰烬:“没有什么可是!”

    林梅梅将门推出一声惨叫:“别忘了我们当初商量好的计划,今天这店铺无论说什么都必须要砸!”

    二人冲进店内,所过之处,皆是一片狼藉。

    正值晌午,街上没什么人。这是一天中最炎热的时刻,大家都赶回家歇息去了。

    浮羽酒肆一楼,杨妈妈端着团扇站在门口,看着远处的闹剧,她心中一阵畅快。她抓不住这徵大商人的胃口,也不能便宜了别家人,如今这一招“借刀杀人”,看你小小江鱼该怎么接!

    徵大商人此刻还在酒肆二楼住着,不能表现得太明显……杨妈妈举着团扇挡住脸,可她抽动的肩头,任谁看了都知道她现在高兴得很。

    林梅梅倒是砸得狠厉,椅子腿都砸断成了几段才罢休,相比之下,林洛下手就轻“多”了。

    他走到一旁的木柜前,将一个小巧精致的紫金砂沉香壶顺入左袖口袋,右手将玩赏用的青瓷琉璃顺入右袖口袋。除去那些大型宝瓶,林洛挑拣好心仪的完事后,抬起腿一蹬,将整个木柜上的东西砸成了粉末。

    “时候差不多了。大姐,我们该走了。”

    他们已经在脑海中幻想江鱼绝望而错愕的脸。可几天后,那绝望而错愕的脸便换到了他们头上。

    种田系统壹号:【主人,您快去集市上看看!】

    江鱼正窝在家中的躺椅上喂鸡。她将那只瘸腿的老母鸡放了出来,准备靠时间的力量与它混熟:“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叫我去集市?”

    种田系统壹号:【您去了就知道啦,现在那边可正在上演着一出好戏呢!】

    她姗姗来迟时,好戏已经进行到一半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徵子涵承诺要给她的店铺被砸得面目全非,地板上都是木屑与瓷片,看着就像一片废墟。

    江鱼向远处看,有两个人正颤颤巍巍地跪在地上啜泣。他们一边哭一边跪,时不时还朝对面磕上几个响头,额角都破皮流血了,二人还像是没有痛感一样重重往下磕。

    “那不是林洛吗?”

    另一个人江鱼不认识,光凭看的,只觉得她的脸与林洛的有三分熟。

    种田系统壹号:【那是林洛的大姐林梅梅,上一个“江鱼”被她欺负得可惨了,如今这两个人都得到了报应,可真算得上是可喜可贺!】

    二人的周围围了一大圈看热闹的人。看热闹的不嫌事大,他们三言两语互相攀谈着,江鱼凑到一旁,才将事情听全了个大概:

    “那不是之前乔迁的林家姐弟吗?之前那件事挺风光的啊,还闹得沸沸扬扬的,不光是我,整个县的人都知道了。”

    “可不是么!我也正好奇呢,如今是家道中落,还是世风日下啊?怎么他们变成这副惨样子了?”

    “哟,原来你们都还不知道吗?他们得罪了京城来的大富商。看到这个被砸得稀烂的店铺没?这可是那位徵大商人名下的地产。”

    “哦,徵子涵啊,我只对他略有耳闻……不过他们的胆子也太大了,怎么敢跑去惹他啊?”

    “不知道。要我说,这俩姐弟指不定有一个是疯的,要么就两个都是,不然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情。徵大商人或许还不介意这一间小破店,若是换成了我,我得被他们活生生气死。”

    江鱼听了个大概便乖巧地从人群中退了出去:“系统,他们说的是真的?林洛和林梅梅冲着徵子涵的店铺去,将这处捣得稀烂?”

    种田系统壹号:【当然是真的咯,不然他们怎么会在这里哭爹喊娘的跪地求饶啊。】

    江鱼:为什么……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呢?

    西市坊的拐角处。

    朔百闻披了件单衣踱步进店内,他直上二楼,与迎面而来的徵子涵打了个照面。“我认得你,你是跟在她身后的人。”

    徵子涵一挥手:“坐。亏得你第一时间告诉了我这件事,不然就真让那两个罪魁祸首给跑了。”

    林梅梅与林洛砸完店后刚想脚底抹油开溜,二人刚走到门口,就被迎面而来的人给拦住了。他们不认得朔百闻,可朔百闻却认得他们。

    他出手迅速,一个扫腿放倒了林洛,又一个背手环扣制住了林梅梅。林洛从地上狗刨般爬起,他向反方向疯狂窜逃时,被扔飞过来的林梅梅狠狠一砸,整个人仰躺着再次倒在了地上。

    不同的是,这一回,他们没再能起来。

    朔百闻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转头就将此事告知了徵子涵。他知道画押还没交,现在店铺还在徵子涵的手里。

    徵子涵倒了盅酒,将杯一推而过,“这是谢礼。”

    朔百闻没有接。

    “不必谢我。我不是为了帮你才告诉你这些的。”

    “我知道。”徵子涵反手将杯揽入自己手中,他惜酒如命,朔百闻不愿赏光,他可不想浪费,“你八成是为了那位姑娘吧。”

    摇晃的酒影映出他溢满杀气的侧脸,无论怎么看,也无法将这样的男人与情爱之事想到一起。

    “她知道此事么?”

    朔百闻抬起眸:“你说的是今日发生的这件?”

    “不。”徵子涵仰头将酒一饮而尽,“我说的是另一件。”

    “她知道你喜欢她么?”

    “什么?”

    朔百闻的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议,像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而在此之前,他也从未想过有这种可能。

    “不知道。”

    他呐呐回答。

    我……喜欢她吗?朔百闻想。

    这件事不止她不知道,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www.dshuge.com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斗书阁”,谢谢大家捧场!!

Back to Top
TOP